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VR彩票 >第168章 大打出手

第168章 大打出手

暖窝。

唐爵的专属包间内。

砰的一声响!

雷珏将酒杯放在了桌子上!

他那满是脾性的面孔上还带着一丝不明所以,“我说这老大是咋回事儿?打电话把我们叫过来,就是让我们在这里干等着的?”

傅容皓眉头一挑,“雷子,我说你够了啊,别再喝了。”

雷珏却是毫不客气的踹了傅容皓一脚,“我这还没开始喝呢,我说你最近怎么和我老妈子一样,什么事儿都喜欢管一下?”

傅容皓一把将雷珏拉到了自己的怀里,而后手下一点儿都没留情的给了他好几下。

“雷子,你现在要是再说一次我是你老妈子,我就让你——”

傅容皓的话还没说完,包间的门就已经被人推开了。

在见到唐爵面色的瞬间,傅容皓就松开了雷珏。

甚至原本还想对唐爵告状的雷珏在看到如此的唐爵后,也都规规矩矩起来,甚至是大气都不敢出一下。

服务生将门关上,神色一如既往的恭敬。

而这一次不同的是,他的神色上还带着些许的担心和……害怕。

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服务生的错觉,他总觉得,方才如若自己要是一不小心说错了什么的话,那么他很有可能就会去见阎王。

“老大。”雷珏立马就站了起来,冲着冷脸的唐爵喊道。

但是唐爵就好似根本就没看到他一般,而是径直走到了楚玉轩面前。

楚玉轩的神色依旧温润,只是这一次她的神色上还带着些许的疑惑。

“怎么……”后面的那个了字还没有发出来,他就已经整个人被唐爵从沙发上托了起来!

“老大!”

“唐爵!”

傅容皓和雷珏两个人在同一时间惊呼出声。

可是刚刚跑过去的雷珏已经被唐爵一脚踢开!

那力度可真的不是开玩笑的。

“你们都给我滚远点!”近乎冰寒的嗓音在包间内响起。

傅容皓和雷珏两个人都愣住了,雷珏更是倒在地上不知道该不该起来了。

这……这他妈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楚玉轩眼底的惊愕也没有消散,“老大,如果要是有什么事儿的话,你可以和我说……”

“为什么不告诉我?”唐爵问。

而就是这么一句话里,傅容皓可是清楚的初到了那里面隐含着的危险。

“什么?”楚玉轩现在整个人都是懵的,“你如果要是想要打我的话,你也要让我明白,我到底是哪里做错了吧?”

雷珏刚想在一边附和点头,却是被傅容皓一把给捂住了嘴。

雷珏想要挣脱开,但是偏偏傅容皓就是不松手,甚至还瞪了雷珏一眼。

雷珏心里满是火气,但是在面对如此唐爵的情况下,他终究是不敢有太大的动静,否则的话,那可真的是会死的。

见雷珏老实了,傅容皓这才松开了对他的钳制。

攥在楚玉轩衣领上的手并没有松开。

唐爵就那么安静的看着楚玉轩,看着看着,随后便是没有任何预兆的——

一拳便狠狠的落在了楚玉轩的腹部!

就是这么简单的一拳,却是让楚玉轩觉得自己的内脏全部错位了一样,面色也是在骤然间变的煞白。

雷珏这一次也是顾不得自己身上的疼痛了,他立马就跳了起来。

“头儿!我说你这是怎么了?就算是轩子做了什么,你也别直接动手啊。”雷珏现在看起来有些着急。

这么多年了,他可是从来没有见过如此的唐爵。

即便是在他知道唐爵疯了一样的找着夏安暖的时候,也没有见过如此的他,但是这一次怎么就突然……

想到夏安暖,雷珏的眼睛一下子就亮了。

“老大!是不是,是不是那个女人又怎么样了?”雷珏这一次可真的是说的有些口不遮掩了。

傅容皓已经懒得去管这个脾气火爆的家伙了。

他也是发现了,不论自己说什么,反正这家伙是听不进去的。

到时候死了活该。

唐爵却似没听到傅容皓所说的话一般,那双漆黑冰冷的眸光就那么紧紧的落在楚玉轩身上。

楚玉轩此时整个人都是趴在沙发上的。

他看起来有些狼狈。

“告诉我。”唐爵的双拳紧握,“当年的事情,你为什么隐瞒着我。”

当年的事情?

楚玉轩愣住了。

雷珏和傅容皓两个人又都是有些莫名其妙。

这……这到头来,老大和轩子之间是有什么事情?

唐爵现在只要一安静下来,他的眼前就是那一双近乎到绝望的眼神。

他当初不顾一切反对,将她唯一新万博官网是中国第一中文分类游戏网站,涵盖电子游戏、娱乐城游戏、体育竞猜等分类游戏,万博体育APP满足您不同的游戏需求。万博体育APP同时也是您最好的免费游戏网站。的家人接到了轩子的手下调理,只是想要让她开心一下,只是想要让她不那么累,但是……他怎么都没想到,自己居然会成了造成她母亲去世的凶手之一。

唐爵曾经说过,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试图伤害他放在心尖上的人,这里面自然也包括他自己。

楚玉轩似乎还是有些懵,他现在浑身都疼的厉害,甚至现在就连一个呼吸都扯的腹部生疼。

也就在他还在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的时候,唐爵已经近乎控制不住自己的再一次对楚玉轩出手了。玩

傅容皓和雷珏两个人看的浑身都疼,但是这事儿他们帮不了忙,甚至是不能出口去问。

因为当初的事儿,他们也说不上什么话,他们现在只能静观其变。

“轩子。”唐爵就那么居高临下的看着面色惨白的楚玉轩,“不要让我失望,你不要让我……失望。”

楚玉轩深吸了好几口的起,在他好不容易才缓过来后,他方才问他,“你到底想要问我的是什么?你就算是想要问我,你也要……你也要告诉我,你想要问我的是什么!”

“五年前,夏安暖母亲病重的事情,你为什么要瞒着我?”

楚玉轩在听到这个问题后,他反而是是笑了起来。

他看似有些痛苦的支撑着自己重新坐到了沙发上。

在他终于靠在沙发上后,他近乎无奈的看着他,“难道你忘了,那时候,是你不让我在你面前提到任何关于她的事情的。”

楚玉轩的话音一落,唐爵却是整个人都怔愣在了原地。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