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足迹:首页 > 万博VR彩票 >第370章 同床共枕

第370章 同床共枕

没多久,化妆师就帮她换好了传统的大红结婚礼服,发型和脸上的妆也重新做好了,最后让她站起来转一圈,看看还有哪里需要处理的。

苏然如她们所愿站起来转了一圈,化妆师个个惊喜的看着苏然转圈,都忍不住赞美了起来:“新娘子,你好漂亮哟!”

“……”苏然抿唇笑了下,很显然她的心思不在这个上面。

“没想到新娘子穿婚纱漂亮,穿咱们传统的中式结婚礼服也这么有味道,真是太漂亮了!”化妆师自顾自的赞美道。

苏然:“谢谢。”

“我给你盖上红盖头就可以出去举行婚礼了,外面可都等急了!”化妆师又拿了红盖头走过来。

还要盖上红盖头?!

苏然一愣,脸上的笑容随即僵滞,想到裴璟晨的身体状况,不由联想起某些古装电视剧,因为新郎犯重疾无法举行婚礼,而让新娘和公鸡拜堂成亲的场面,心想……

待会她和裴璟晨的婚礼该不会也是要让她和公鸡拜堂成亲吧?

连她自己都被这雷人的想法吓倒了,又想,这都什么年代了呀,裴汝焕应该不会真的找只公鸡来和她拜堂成亲吧……

可是,心却不由忐忑不安了起来,裴璟晨的身体不知道怎么样了?不知道他还能不能和她一起举行婚礼?

忐忑中,视线一片大红,然后胳膊被人扶住:“婚礼马上开始了,我们走吧!”

主席台上的同样换成一身正红色唐装的司仪正激情澎湃的说着婚礼开场白,随着一声“有请新郎官携新娘子入场……”,苏然手里强迫被人塞了一条大红绸带。

握着另一端的陆铭煜,虽然看不到红盖头下面那张熟悉却仍是让他魂牵梦绕的脸,俊脸勾勒出一抹得逞的弧度。

握着绸带的修长大手下意识的紧了紧,似是怕彼端的人反悔。

苏然的心亦是忐忑的,虽然这已不是第一次结婚。

手握绸带被牵着往仪式台走去,却因为头上盖着红盖头什么也看不见,她只能低着头走路,直直的看着地上的红地毯,心里暗暗松了一口气,因为她并没有听到公鸡的鸣叫声,所以有些庆幸她不用跟公鸡拜堂了。

这不用跟公鸡拜堂了,那么,是不是就说明裴璟晨的身体已经没事了呢?

但愿如此!

紧张的站在仪式台正中央,安静的听着主持人激情澎湃的说词,头上盖着红盖头,反而让她有些心安,免除了直接面对主持人或是宾客们调笑的尴尬。

婚礼会场原本是按西式婚礼设计的,这突然改成中式婚礼,整体搭配起来,一定有些不伦不类了,也不知道现场的宾客会说些什么难听话?

接下来的一系列动作,苏然有种被赶鸭子上架的无奈,对于传统婚礼她也就从电视里看过,只能听从主持人和一直扶着她的人的动作行事,让她跪便跪,让她拜便拜,就像一只吊线戏里的木偶公仔一样,听人摆布。

“一拜天地……”

“二拜高堂……”

“夫妻对拜……”

如此一番折腾下来,苏然已经有些晕头转向了,这时,主持人更激烈的一声传来:“下面,送新郎新娘入洞房!”

即时,婚礼现场一阵哗然,热闹沸腾!

……

裴璟熙眼睁睁的看着这一切,看着她的丈夫和她的嫂子拜堂成亲,气得她咬牙切齿浑身发抖,是谁出的这馊主意,父亲怎么会同意如此胡诌的主意?

他们有没有考虑过她的感受,至她于何地?

这让她以后如何在众亲友面前抬起头来做人?

她气愤的双手紧握成拳,脸色狰狞,压抑着心里愤恨,周身散发出一股阴冷的寒气,谁也不敢靠近她一步!

一阵欢呼哄笑,苏然被人拥哄着推进了喜气洋洋的新房里,没一会拥哄她的人又一下散了去,前后不过几分钟时间,一闹一静的让她觉得有如隔世。

她被人扶到床沿边安静的坐着,新房里已经一片宁静,到处散发着淡淡的香熏味,这让她知道这是裴璟晨的卧室,现在便是他们的新房。

从今天起,她将入住这间房,与裴璟晨一起!

想到这里,脸一下涨得烧红,自刚才司仪主持人的那一句‘送新郎新娘入洞房’起,她就羞得心乱如麻。

头上盖着红盖头眼睛看不见,耳朵却变得异常灵敏,那渐行渐近的脚步声,随着一声关门声而顿了片刻,又继续往她走来。

璟晨来了……

以往她都是将他当做孩子一样照顾的,可从今天开始,这个大男孩就是她的丈夫了……

丈夫……

是要和她生活在同一个屋檐下,相互依靠相互扶持的人。

甚至……同床共枕,还要……

慌乱不已的心一下吊到了嗓子眼,一颗心更是砰砰砰的像是要蹦出来似的,感觉房里的气温一下升高了不少,全身止不住的阵阵烧烫,她知道接下来要发生什么事,虽然早就清楚地知道嫁给裴璟晨就避免不了要‘洞房’这种事,但是,对于‘洞房’……

她突然觉得还是没有足够多的心理准备!

一双手不安的平放在膝盖上面,紧紧的抓揪着大腿上的礼服,感觉红盖头下面的脸已经烧红得快要滴出血来了,心想,璟晨应该不会真的要来跟她‘洞房’吧?

他那么阳光,还像个孩子一样,应该没有那方面的需求吧?

一时之间,心越发慌乱如麻,想也没想,她直接唤出了裴璟晨的名字:“璟晨……”

“……”

脚步声嘎然停止,房间里似乎一下寂静得有些可怕,除了她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仿佛整个世界都是静止的!

等了好一会都没有听到裴璟晨只字片语的回应,苏然不由觉得有些奇怪,可头上盖着红盖头,她什么也看不到,心一下变得更加紧张又忐忑不安,大腿上面紧抓着礼服的手心都止不住汗湿了。

片刻,脚步声再次响起,接着,她便感觉到一个高大壮实的身影朝她走过来,将她整个人笼罩住,鼻翼两端闻到的是渐新礼服的喜庆味道和新房里淡淡好闻的香熏味。

“晨晨,是你吗?”她突然有些不太确定的问。

“……”

“你怎么不说话?”

“……”

“你不帮我揭盖头,我自己揭了啊!”

“……”

正欲再说些什么的,头上的盖头被人用称杆挑开了。

突如其来的强光刺得她双眼很不舒服,本能的闭了下眼,恍惚间似乎看到了什么,她不太确定的连忙睁开双眼,震惊的看着眼前一张熟悉至极的脸庞,震惊得瞠目结舌:“你,你,你……陆铭煜?”

他怎么在这里?他怎么穿着和她一样的结婚礼服?该不会是……

天啊,她都不敢想像了!

陆铭煜定定的站在苏然的面前,脸上似笑非笑的神情带着几分玩味和复杂,肯定的说道:“然然,你刚才是和我拜堂成亲的!”语气里还透着一股得意。

她刚才真的是和他拜堂成亲?

天啊!

“怎么会和你?璟晨呢?”可这也太荒唐太不可议了呀!哪有让妹夫代替大舅哥和嫂子拜堂成亲的呀?

裴汝焕怎么会让这种事发生?裴璟熙又怎么会答应让自己的丈夫代替哥哥和她结婚?

就算他们都不反对,难道他们就不怕被亲友们看出什么来闹下笑话吗?

早知道这样,她倒宁愿和一只公鸡拜堂也好过和这个男人拜堂!

陆铭煜耸肩一笑,似乎在说,他对这个问题没什么好解释的。

他直勾勾的看着苏然,眼底满是不言而喻的情语,她今天真的漂亮极了,真真是面若桃花,美得他移不开眼,恨不能把她纳进怀里,狠狠的爱她,手不由自住的抚上她酡红的面颊,轻轻的摩挲着,轻声说道:“然然,你真美!”

苏然一把格开他的手,嫌弃的厉声说道:“别碰我,滚开!”

陆铭煜眼底即时划过一抹痛楚,嘴角抽了抽,叫道:“然然……”别这样对我!

苏然即刻打断道:“陆铭煜,是不是你给璟晨做了什么手脚,璟晨才这样无法举行婚礼的?”

她就觉得奇怪了,裴璟晨身体昨天还好好的,怎么会无端端的闹肚子疼呢?还是在婚礼的当天?

一定是有人做了手脚,而这个除了陆铭煜还能有谁!

陆铭煜没否认,但也没承认,反而是看着苏然温柔的说道:“看吧,然然,连老天爷都觉得我们应该在一起呢!”

谁要和他在一起!

她这辈子最后悔的就是爱上他,不停奉劝的嫁给他,最后还替他生孩子!

苏然闻言气胸腔剧烈起伏:“陆铭煜,你个混蛋,你就是一个小人,你这样做就不怕遭天登录万博平台就下载万博安全买球,这里有好看的赛事直播,有好玩的棋牌游戏,更有丰厚的现金大礼,一夜暴富,就上万博平台,下载万博安全买球。谴吗?”

竟然无耻的做手脚害得裴璟晨无法和她举行婚礼!

遭天谴……

他没遭天谴吗?

现在他内心所受的煎熬,只会比遭天谴还重!

陆铭煜苦笑了下,低微的语气说道:“然然,只要你肯回到我的身边,我什么都不怕!”

没有她,他的人生还有什么意义?

没有她,他就如一具没有灵魂的躯壳,每天过着行尸走肉般的生活。

只要能换回她的爱,付出再大的代价,他都是愿意的!

回到他身边?

(责任编辑:admin)

相关推荐